不寻常的2019

行业资讯 GA小站 1个月前 (01-20) 15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

不寻常的2019

2019年已经过去,经济增长保六是做到了,但是周围的人和朋友,普遍觉得生意难做,经济不行,有人吐槽今年公司应收账款很多,年终奖为0;有人吐槽公司这近两人数持续减少,也不招人;有人吐槽公司没什么业务,瑟瑟发抖,担心倒闭或被裁……

按这趋势,2020年的经济增长很大概率是在六以下了。

在困难时期,压缩成本能得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而成本主要就是人力成本和营销费用,整体环境下行的时候,预算最先被砍掉的就是市场营销费用,你会发现没?年底基本没有2020年营销费用,广告费用的增长预测,按照往年,在年底是有很多企业新闻稿,软文、半软文都会大肆宣传一番的,因为2019年广告的支出在萎缩,相信很多人感受得到的。

可以看看百度,大部分的公司营销离不开百度SEM,百度在2018年营收突破千亿,而在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只有785亿,2019年突破千亿显然是没问题的,但明显增幅不会很大,可能是持平或略有增幅,如果拆分百度的营收,其中其他收入,主要由于爱奇艺会员服务,云和智能,增幅在三四成,而百度核心业务在部分季度同比已经是下滑的,所以核心业务整年下滑的概率是很大的。

客户对这些花费更加审慎的态度,这一年,各种增长工具,程序化广告的呼声明显减少了,几乎消失,这一年过得尤为不易吧,能守住营收就算不错的了。在2019年下半年的时候某家程序化广告公司通过关联交易在提振营收,但也无力回天;某家增长工具公司在准备下一轮融资,然后就没有音讯了;某家公司上边年在大张旗鼓招人打算切入到DMP领域,至今没有发布产品出来,估计是砍掉了……不少数字营销公司是上市或挂牌的公司,可以去翻看财报年报看看。

在环境恶化,生存困难的时候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,这会导致第三方程序化服务不确定性大大增大,给广告主带来更大的风险,为什么呢?本来就存在很多的操作空间,不透明,坑你没商量,对于第三方程序化厂家来说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,你就不要做冤大头了。小白,慎入。即使一些资深公司,投放程序化广告比较长的企业,投放有些是在萎缩的,我知道的某公司,它是在前几年是某家知名程序化平台的Top10客户,在16、17年一年在这程序化平台就投放数百万预算,到19年整年不到五十万,只有三十万左右的规模吧,如果一个渠道ROI可以的话,你会怎么做呢?

过去的十年,从程序化-营销自动化—营销云—增长工具-DMP-CDP,数字营销从不缺概念,热词的,不然,怎么去拿预算呢?蛋糕本来就变小了,竞争更加白热化,不弄几个神乎奇迹的词,怎么能唬住甲方,拿到合同预算呢?不要担忧后续的服务问题,这些都不是事,见过不少企业采购一些工具或服务,高调宣称与什么达成**,而实际落地是惨不忍睹:VP在公关稿上宣布与厂家达成战略合作,描绘着美好的未来,感觉就是要破势增长,一飞冲天,而内部一线员工一脸懵逼,领导安排各自摸索,遇到不少这类人向我寻求帮助或咨询,你看到的与实际的往往是不一样的。

2020会有什么新瓶装旧酒的热词呢?拭目以待。你还会去试嘛?

这一年,up主,网红,直播带货走向成熟,个别都已经出海了。网红vlog的视频虽然价格不菲,而且一直在涨,但一条花费几万,数十万的视频带来数十万,上百万,甚至数百万的销量,如果按原有的广告计费模式,CPM、CPC,简直便宜不要再便宜;直播带货的到亿级别的已经很普遍的,不少单位已经内部组建直播团队,虽然外界仍有质疑直播带货能走多远,但这妨碍直播带货占个别企业的营收的一半,别人在收获或收割,你才涉足,而且新人入坑很明显是要走弯路,交学费的,不然别人的成功那么容易复制?

我觉得:营销在预算允许的情况下应该分配一部分去试错,去尝试新渠道,寻找所谓的流量红利,新形态在尝试商业化的时候价格往往很低,如果效果很好,ROI高,这个就是流量红利,只有第一个试吃螃蟹的人才有可能挖掘到。当新形态有商业模式的时候,已经是水涨船高的,甚至泡沫化。

 

 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